当前位置:主页>原创天地>历史军事>

永不磨灭的军号

时间:2018-11-18 14:01来源: 作者:孤独的戍边人 点击:
  

今天,老肖心中的石头终于落地了。他本以为会穿一辈子的军装,可没想到,铁打的营盘也有解散的那一刻。

也许三月份的会议会影响未来五年甚至更长时间普通人的生活,但对老肖来说,却影响了他的一辈子。

三十年前老肖只身一人戴着大红花坐着大解放从农村老家来到了省城,刚进营区他就听见一声长长的军号。他感到浑身充满了力量,准备在这个全新的世界里大干一场,那一年他18岁。

来到消防队,经常吃不饱饭的老肖终于不用再饥一顿饱一顿,米饭管够,菜品丰富,每个月还有津贴可拿,真是快活似神仙。虽然训练很辛苦,但他从小干惯了体力活,再加上又年轻,吃饱饭、美美地睡上一觉,第二天又是一个生龙活虎的小伙子。新兵训练三个月里,新兵班家庭情况最差的要属老肖了,不过训练成绩最好的却也是老肖。虽然有几个项目成绩不理想,可是他却异于常人地努力。每天晚上别人做一百个俯卧撑他就做三百个,别人手榴弹投及格就休息,他却不到优秀就不停练,最后连新兵排长都急了,怕一下练得太多伤到身体。就这样,老肖在新兵连结束时拿了全排唯一的全优新兵,并被授予团级嘉奖。老肖回忆起领奖的那一天,虽然外表镇定,可是我却注意到他的眼角闪着泪花。那一天老肖第一次穿起冬常服,北风呼啸,内心一团火热。伴随着嘹亮的军号,老肖齐步走上领奖台,大队长亲自为他颁奖,并嘱咐他安心服役,在警营建功立业。走下台的他耳朵仿佛只能听见军号声,这是他第一次被别人认可,他下决心一定要在这里干出一番事业,绝对不能辜负父母的期望。

从新兵连开始,老肖每个月都写信回家,给父母汇报当兵的情况,父母虽然不识字不能回信,但每个月总会寄一双鞋垫,因为他们知道部队里训练紧,鞋垫容易穿烂。到县武装部报到的那天,父母把家里仅有的两百块钱塞在老肖的鞋子里,他们担心第一次出远门的儿子生活过的不好,老两口拮据一点就过去了,可不能再苦着孩子。老肖也是到部队之后才发现鞋子里的钱,他知道那是家里全部的积蓄了。夜幕降临,熄灯号吹响,那一晚他躲在被窝里偷偷地哭了一晚上,第二天班长发现他眼睛红红的,还以为他是因想家而哭,就靠上去做思想工作,老肖当然不情愿,就说自己是刚离开家,不习惯部队的架子床,一晚都难以入睡。排长也不好意思再问下去,他当然是知道老肖肯定是想家了,但是自尊心又强,不肯承认而已。老肖是个孝顺的小伙子,每个月他都把队里发的津贴原封不动的寄回家里。儿行千里母担忧,出门在外,总是报喜不报忧,即使部队的训练有多么难熬,老肖在信里还是从未提起过,自己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要独自面对生活的苦难,不要让年事已高的父母再担忧。

过完春节,新兵连即将结束,老肖和其他战友一起被授予列兵军衔。授衔仪式上那振奋人心的军号,是催征的号角,崭新的军旅生涯即将拉开帷幕。这是老肖人生中第一个军衔,他知道,这绝不是最后一个,他要将那一道拐换成一颗颗闪闪发亮的金星。

下连后,专业技术训练随即展开。每天伴着军号起床、出操、开饭,又伴着军号熄灯。这是老肖一年中所有的生活轨迹。不同于新兵训练,消防专业的每一个训练科目都有可能在今后实战中运用到,这是关乎生死的,这也是消防兵与其他兵种的不同之处。老肖很清楚这一点,所以他每一个科目都反复训练,直到成为下意识的反应,他知道火场中得争分夺秒容不得花半点时间去思考。

也许别的军兵警种日常生活中见到最多的是绿色或是蓝色,但在消防队,答案是红色。这是一支与红色幽灵作战的部队,这是一支在和平时期却随时处于实战状态的部队,他们手里的武器不是自动步枪,而是救人于熊熊大火的水枪。也许他们很不起眼,但是却不可或缺。武警消防部队——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守护神。

在这样一支英雄的部队里,老肖和其他战友一样,用自己的青春默默守护着祖国!还记得有一次警铃大作,那是他第一次出警,紧急集合,携带装具,登车,一切都显得那么平常和训练不出二样。那天阳光灿烂、北风拂面。不过到了火灾现场,当时年轻的老肖傻眼了。那是一片二层自建联排平房,大火从最北边的房屋开始向南蔓延,火势已然控制不住,最要紧的是救出被困群众。分队长命令有经验的老士官带上装备准备进入火场,此时,老肖毛遂自荐,愿意冒着生命危险进入火场救人。分队长不是不知道老肖是独生子,本不该在第一时间冲上前线,可是…可是我们都是军人,军人哪有理由退缩?分队长只得点头同意。当老肖第一次进入火场的时候,他震惊了,可以说是呆住了,要不是有老班长提醒也许他就回不来了。那一刻他才知道为什么说火场如战场,甚至比战场情况更要复杂。漆黑、肮脏、浓雾、高温……所有的一切仿佛都在阻止消防队员的行动。它们像狂舞的妖魔,向所有生命体伸出魔爪。

跌跌撞撞的老肖,背着刚解救出来的小女孩向救护车狂奔。这是老肖生平第一次救人,他觉得他有天大的责任不能让小女孩出现一丁点意外。他是一名军人,百姓是要用生命去守护的人。很幸运,那个小女孩活了下来,那年她7岁而老肖也仅仅19岁。在不到二十岁的年纪,大部分人还在象牙塔里读书而有的人却已体验到生离死别的痛苦。

大火最终被成功扑灭,仅有几名群众轻伤。这是包括老肖在内的所有消防队员最愿看到的结果。第一次出警后老肖暗下决心,训练要更加刻苦,出警时要更加迅速;训练成绩更进一步,出警更早一秒钟到达,人民群众的痛苦就减少一分。这是责任,更是义务。

军号每天响起,老肖的生活日复一日。很快又到了一年的冬天,老肖入伍已经一年多了。在年终的表彰大会上老肖顺理成章获得了“优秀士兵”称号,这是对他一年来辛勤付出最好的褒奖。而他的军衔上也多了一道拐——上等兵。

年初不久老肖又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考军校。本来白天的训练已经很辛苦了,晚上又要忙着复习文化课,在外人看来老肖浑身上下好像有着使不完的劲。可只有他自己知道,只有考上军校,他才可能改变自己和家庭的命运。

七月,天道酬勤的老肖顺利拿到了武警院校的本科录取通知书。自然他的军衔也要从两道拐换成一道杠了。

其实老周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能成为一名军官,高中成绩欠佳没能考上大学,下定决心参军入伍,也正因为他的努力才使他走到今天这一步。后来老肖顺利从武警院校毕业,分到原来的单位,不过职务已经从战士变成了排长,中尉军衔——一杠两星。那年老肖24岁。

天真的老肖以为自己能穿一辈子军装。虽然有了干部身份,但老肖还是像义务兵时期那样扎实,外加他性格憨厚颇受领导赏识,晋升之路没有太大阻碍。

这么些年,老肖也见到了无数的生离死别,身边的战友也有不少遭遇意外。可是老肖还是没有忘记当年的初心,要救民于水火之中。可是唯独那次对老肖的打击实在太大了,那是三年前的夏天,在TJG。老肖47岁,大队长,正团职上校——两杠三星。

危化品的爆炸事故向来是最难处理的,那次是上百吨的危化品集体爆炸。火光映红了半个城市。老肖是第一个赶到现场的高级指挥员,虽然他很不情愿让年轻的战士冒着生命危险进入火场,但是军令如山,上级的命令绝不可能违抗。他想起了28年前,自己第一次进入火场时的情景,他为战士们捏了一把汗。说到这,老肖再次哽咽了。那次事故让自己一个分队的战士永远的告别了自己深爱的祖国。不难看出,老肖心里很自责,毕竟是从最基层的战士做起的,他很清楚消防员有多么不容易,所以他很爱自己的下属,对待他们有时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那次事故在老肖的心中永远留下了一道伤口。军号照常响起,生活还要继续。

如今老肖已步入知天命的年纪,这身军装也已经穿了32年了。自己的前半生奉献给了祖国和人民。老肖挚爱着这身军装,他喜欢每天听着军号,在大院里锻炼。天真的老肖以为自己能穿一辈子军装,听一辈子军号,可是这个三月一纸文件打破了这个天真的梦。

消防部队整建制划出武警部队,意味着老肖穿了三十多年的军装不得不脱下,右臂也再也不用举起,以后也再也听不见那熟悉的军号声。以前都是部队在人换了,而到了老肖这里却是人还在部队却没了。

军是军,警是警,民是民,靴子落地,掷地有声。熟悉的臂章,熟悉的警徽,熟悉的胸标,熟悉的起床号,到了该说再见的时候了。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老肖最想对他的战友们道一声,珍重!

我们的采访结束了,老肖起身望向远方。我们不知道这位战功卓著的老兵此刻在想些什么,也许是三十多年前,他初入军营时的那一声长长的军号吧!那是属于他的初音,指引着他的人生道路。也许再往前回顾,那是源于八十多年前南昌城头的一声枪响吧!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分享到: 更多